曾是热恋时

点绛唇1 作品

    曾颖真的故意饿着简安彤,已经两天都没有吃东西了,现在的简安彤是口干舌燥,看着跟前的一切,都已经昏昏迷迷起来,整个人最后都无奈的昏迷过去。

    曾颖轻轻的踢了踢她,没有想到只是两天而已,这个女人就这么经不起折腾,还打算玩一个礼拜呢?

    “你这么快就昏过去了,还真是不好玩,给你喝点水吧!”

    说着,曾颖就能将那些又脏又恶心的谁放到了简安彤嘴边,不断的逼迫着简安彤将这些喝下去。

    恶心而又让人作呕的味道,简安彤感觉自己的胃都开始翻滚起来,难受的反抗着,但却还是不抵这个女人的强悍,最终被硬生生的逼迫着喝下了这些脏水。

    曾颖将一次性杯子扔到一边,嘴角的弧度更加森冷,“你如果想要活着,那么就得喝下去。你以为你现在是什么东西?还是高高在上吗?”

    简安彤的嘴唇都是干涸的,看着跟前的曾颖那一副趾高气扬的表情,心就更加的镇痛,“你让我活着,还一直囚禁着我,你认为,冷子遇不会找到吗?你认为这样子,你真的可以高枕无忧吗?”

    “我不幸福,谁也不要幸福。”

    曾颖很是痛苦,的确,自己这样子是不会得到任何好处,但是此刻对于自己来说,好处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她反正在大家的眼中都是一个死人。

    死人,还怕什么呢?

    “孩子呢,你就没有想到过曾曾,曾曾怎么办?”

    简安彤整个人都十分虚弱,很是难受的说出这个名字,瞬间让曾颖一下子顿住。

    曾颖的脑海里自然是想到了那张可爱的小脸蛋,时不时会露出笑脸的小脸蛋,她的心底真的很在乎,可很快的,那画面被取代了,是简安彤和冷子遇将孩子无情的夺走,是他们将自己最后一丝丝的救命稻草都给压死了。

    她恨透了这些人!

    简安彤知道自己是说到了点子上,打算继续的趁热打铁的,但是谁知道,曾颖一把狠狠地扯住她的头发,死劲的一拽,那力道几乎是让简安彤承受不住。

    曾颖诡异的笑着,嗜血的目光里都是恨意,“你以为你说这一切,我就会放过你吗?我只会更加的恨透了你,既然我得不到,那么我也不要让你们得到,你们也别指望了!大家已经下地狱!”

    简安彤已经没有力气去反抗,嘴角的弧度更加苦涩,“曾曾是无辜的。”

    “不无辜,她不无辜。”

    曾颖疯了似的发泄着,狠狠地将她的头撞到了地上,最后不屑的站起来,“曾曾如果乖乖的站在我的身边,就是无辜的,但是她选错了,所以也不无辜,也是该死的。”

    简安彤已经完全昏迷了,她最后的话语还在自己的耳边不断回荡着。

    这让简安彤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女人真的是可怕。

    完全选择了最极端的做法,却始终看不得别人的好,真的是一个疯子。

    ……

    一连几天下来,都没有简安彤的消息,这让冷子遇几乎是要疯了,对于那个视频,自己也看了不下百次,心底就是不清楚还有谁会这么做?

    这些日子以来,冷子遇根本就没有睡好过,公司内的事情也是交给了助理和秘书,还有董事会的人联合处理,除非是非常重要的会议才会亲自出席,接下来的时间都是在找寻简安彤。

    可是一无所获才是最可怕的。

    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半个月,没有想到居然会有目击证人说是看到过简安彤和一个陌生的女子出现过,这句话让冷子遇几乎是燃气了所有希望,快速赶过去,给了那个知情者不少钱。

    知情者自然是言无不尽,几乎是将自己看到的所有细节都给描绘出来。

    最终,冷子遇有些忐忑不安的将那些简安彤认识的女人照片全部都拿出来,自然也是随意的放了曾颖的照片,明明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死了,可还是有些不安。

    只是这么的一个不安,这个知情者却是十分确定的抓起了这张照片,“就是这个女人,对,就是她。”

    冷子遇几乎是倒吸一口气,曾颖没有死吗?

    “你确定吗?”

    冷子遇的眼眸漠然,甚至还带了几分的恨意。

    男人抓抓后脑勺,笑了笑,“这个女人真的很漂亮,当天是确定的,而且最奇怪的是,她那天的衣着很是奇怪,如果不是我向来对美女有特别多的好奇,也不会注意到。这个女人就是有些怪怪的。”

    冷子遇不想要继续听下去了,既然已经知道了曾颖还活着,那么什么都好办。

    曾颖,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倒是喜欢来!

    这一次,他一定不会继续的放过这个该死的女人,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继续的活下去。

    冷子遇的眼神变得阴狠毒辣,谁也不可以伤害到简安彤,破坏本来就属于自己的幸福,曾颖是找死,真的是该死!

    接下来的时间内,冷子遇几乎是让人不分昼夜的开始找寻曾颖,只有找到了这个该死的女人,才会找到简安彤的下落。

    希望简安彤一切都没有事。

    ……

    这些日子以来,简安彤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醒过来的时间越发的屈指可数,看着曾颖在自己跟前焦急的踱步,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了,不由低低的笑了笑。

    “你这是怎么了?看你的样子,似乎很难受,很害怕。”

    曾颖看着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敢嘲讽自己,愤怒的上前一只脚就这么狠狠地踹过去,“简安彤,就算是我的日子不好过,我也会拉你当垫背的。”

    这一脚让简安彤整个人都开始变得头昏目眩起来,整个人都变得很是无力,看着跟前的一切,嘴角的弧度越发苦涩了几分。

    “我早就和你说过了,子遇是一定会找到我们的,也会知道你还活着,不如你和我一起出去吧!一切都还是可以挽回的。”

    “挽回?呵呵呵……”

    这句话真的很是可笑,难道真的认为她是白痴吗?

    事情都已经变成这样子,冷子遇更加不会放过自己,这是肯定的,而简安彤还白痴天真的认为这一切都是可以挽回的,这不是最大的笑话是什么。

    这个该死的贱人,真的是让人厌恶,可恨啊!

    “至少比你这样子好多了,我知道你不想死,这不就够了吗?”

    简安彤无力的叹息着,这个女人还是这么愚蠢,不知道是谁比较傻,是谁比较的可笑呢?

    这个女人还是认为自己这样子真的没有错吗?

    “简安彤,你说如果你死了,这一切会不会就这么结束掉。我,继续的坐牢,而冷子遇一辈子都会孤零零的,你说,这会不会是最好的结局呢?”

    曾颖似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很是欢喜的一步步走到了简安彤跟前,最终慢慢的蹲下来,看着这个女人眼神之中的恐慌。

    曾颖低低的笑起来,“怎么,你怕死吗?”

    “我还有孩子,曾曾不可以没有母亲。”

    简安彤只有用孩子才可以换回这个女人的理智,善良。

    她没有办法。

    “够了。”

    曾颖不想要听到这个名字,不想要听到任何有关于这个孩子的一切,这个女人其实就是看自己的笑话,曾曾已经不属于自己了,曾颖不想要为了这个孩子继续的让自己痛苦,不想要。

    想着,她就一把伸出手,掐住了简安彤的脖子,猩红的目光里都是痛苦,“曾曾已经不属于我了,那么我也不在乎,我不在乎。”

    简安彤的泪水轻轻的滑落,看着她的疯狂,癫疯,心底是痛着,最终很是恼恨的拿起了旁边的一样东西狠狠地砸过去,几乎是用尽了自己的全部力气。

    她不可以就这么死去。

    曾颖没有想到过这个女人会拿起东西砸自己,整个人都懵了,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简安彤用力的爬起来,打算离开这里。

    曾颖不由笑了,看着她的一条腿被链子锁着,就如同一条狗似的,“你爬啊!你如果可以逃走,我佩服你,你有本事逃走啊!”

    简安彤知道自己这样子做很可笑,但只要有机会可以逃走,那么就必须要珍惜,不可以这么轻易的放弃。

    谁知道,曾颖既然会拿来了一把斧头,丢到简安彤跟前。

    这让简安彤明显的一愣,整个人都十分错愕的看着这个女人,完全不明白这个女人是几个意思。

    “砍了自己的这条腿,你不就可以走了吗?只要你砍了,我就放你走。如何?”

    简安彤整个人都僵硬住了,看着跟前的斧头,也看着眼前的曾颖,嘴角的弧度就更加苦涩了几分,“曾颖,你疯了。”

    “我只不过就是想要知道,你会做出多大的牺牲而已,看来你不会。”

    眨眨眼,或许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疯了,但是那又如何呢?

    反正自己不在乎。

    简安彤低低的一笑,“我不会这么做的。”

    “舍不得啊!”

    曾颖蹲下来,温柔的拿起了那把斧头,然后一只手还开始抚摸着她的小腿处。

    简安彤的身子哆嗦的厉害,愤怒的一把将这个女人给推开了,“你要干什么?让开。”

    说着,简安彤就愤怒的推着,但是曾颖却一动不动,狠狠地扬起手一巴掌甩了过去,那力道让简安彤一下子嘴角都流出了血迹,口腔内都是血腥味,浓烈的让人恶心。

    曾颖举起斧头狠狠地朝着她的小腿处就这么不顾一切的砍了下去。

    “啊……”

    那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让简安彤整个人都一瞬间昏迷了。

    曾颖低低的笑起来,然后也十分好心的将她抱起来,扔到了大街上。相信用不了多久,冷子遇就会找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但看到的却是一个残疾。

    这个时候该有多有趣啊!

    可惜的是,自己不可以亲眼看到冷子遇那失狂的模样。

    到时候真的是特别让人心动慌乱呢?

    “冷子遇,我真的很期待,很期待你看到了简安彤如此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你也会着急的想要找到我吧!可惜啊,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松就找到的。”

    ……

    很快的,冷子遇找到了简安彤,是路边人报警的,最终确认了身份才通知了冷子遇。

    冷子遇飞快的赶到医院内,看着脚被人给砍掉的简安彤,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大圈,甚至那脸色也是苍白的可怕。

    他的双手狠狠地握紧,恨不得将跟前的一切都给捏碎,“曾颖,我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

    ……